云南同志导航

搜索
查看: 100|回复: 0

十年了,依旧忘不了忘不了(1)

[复制链接]

201

主题

201

帖子

611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611
发表于 2022-1-13 09:15:4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2004年的一天,一辆吉普车正行驶在北方的秋天里,吉普车车身很脏,看得出来,这辆车已经跑了很远的路。是的,几天来王楠一路驾车从南方开到了北方,从南方出发的时候还是瓢泼大雨,现在北方的天空已是艳阳高照的秋天了,当车跨过长江大桥时,王楠在心里默念,回来了,还是回来了。

    五年前,为了逃避李重,王楠在秋天的时候离开了北方,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,如今,还是秋天,他回来了,当车离北方越来越近的时候,那些已经消失的记忆,再一次清晰的浮现眼前。一路上,窗外的树叶由深绿变成了浅黄,空气也由湿润变得干燥,一切好像就在昨天,什么都没有变。而其实一切都变了,王楠他已经走过了千山万水,再回不去了。    十月的北方,路两旁的白杨树叶子已经黄了,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影洒在车窗上。王楠把车窗摇了下来,让风吹在脸上,他真的喜欢北方的秋天,喜欢秋天的白桦林,喜欢路两旁发黄凋零的杨树叶,喜欢透澈的阳光,喜欢湛蓝高远的天空,喜欢微凉的秋风,喜欢在秋高气爽的天气里裹着宽大的毛衣在阳光下行走,那些记忆中日子是如此的清晰,却又如此的遥远,记忆中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。

      王楠喜欢秋天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认识李重也在秋天。十年了,中间发生了太多的故事,有些时候王楠会想,当初如果没有遇见李重,自己会怎样呢,人生的轨迹不会有这么急拐弯儿吧。或许现在已经和柳跃跃结婚了,也许还可能有了孩子,日子应该波澜不惊,和大多数常人一样,也就不会有了那么多的痛苦,那么多的伤害。可有些时候王楠也会自问,即使碰不到李重,自己也会不会碰到王重、刘重、赵重呢?也许那些该发生的迟早会发生,只不过版本不一样,人物不一样罢了。而和李重发生的一切,无疑是在他把自己那层积聚在心底的混沌不清理得清晰了,那李重呢?如果不认识自己,他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呢?他和徐丹蕾肯定也会很幸福的在一起,两人也不会有了以后那么多的伤害,也不会由此产生的负罪感这些年一直在折磨着自己。可惜人生不能假设,也无从假设,更不可能推倒重来。发生的终究会发生,并且已经发生,伤害终究会伤害,并且无法挽回。

    王楠驾驶的吉普行驶在北方的秋天里,车里的收音机里传来陈奕迅的《十年》,陈奕迅在唱着:十年之前/我不认识你/你不属于我/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/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/十年之后/我们是朋友/还可以问候/只是那种温柔/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/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/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/才明白/我的眼泪不是为你而流也为别人而流……

    斑驳的树影透过车窗在王楠的脸上一层一层闪过,王楠眼眶不觉得有些发热,车窗外,阳光灿烂。

  

    那一年,王楠22岁,疯狂地喜欢郑均的《回到拉萨》,当然也喜欢老狼《同桌的你》,还有《睡在我上铺的兄弟》。22岁的王楠,高高瘦瘦的身子,结实但不单薄。留着一头齐颈长发,有时扎一马尾,有时披散下来迎风飞舞,配上少年青峻的面孔,常常引来其他院系女孩子的目光。艺术学院女孩子本来就漂亮,让这些漂亮的女孩子放下高傲,去追求一个男孩子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,可王楠做到了。    

       王楠学的是装潢设计,也弹的一手好钢琴,从小的时候,王楠的妈妈就带着他学钢琴,为此他挨了不少打,长大了到底没有成为一个钢琴家,倒是在美术设计方面的优势显露出来。后来考大学时,王楠本来报考的是中央美术学院,专业合格证也拿到了手,可就在高考前,爸爸突然遭遇车祸而去,让他受到极大的打击,最后文化课上以2分之差,进入了现在这所院校。或许是丧父之痛吧,再加上高考的不如意,王楠一入学就很沉默,可在旁人看起来却是酷酷的,让王楠名声大噪的是第一年的学院新春联欢会,也不知道谁知道他学过钢琴,大家起哄一定要他弹一首钢琴,无奈之下,王楠弹奏了一曲徐小凤的《忘不了》,虽说是一首流行歌曲,王楠的忧郁的气质,加上他英俊的脸庞,让他在学院一炮而红。从那时起,舞蹈系的一些女孩子,就开始有事儿没事儿给王楠写信,王楠从来没回过,不是他高傲,是他觉得没劲。

      1994年的春天,王楠进入那家叫les deux maggots的设计公司实习,到了七月份,也就顺理成章得留下来了,那时,很多同学都在找有事业编制的工作,王楠觉得无所谓,这家公司不错,虽说不大,但是专业水准在业界可是有口皆碑。老总董洁待他很好,像个大姐姐一样。董洁是从欧洲留学回来的,自己开了间设计公司,公司的名字是巴黎一家咖啡馆的名字,在法国时,她常常到那家咖啡馆发一下午呆,很多设计灵感就在那里产生了,回国后办公司,就顺手用了这个名字。由于她带回的是最新的欧洲设计理念,短短两年就得到了长足的发展,在设计界名声鹊起。王楠也是久仰大名之后,就把自己的专业设计作品和简历投寄过去,申请实习机会,董洁一看王楠的作品,觉得这小伙子有着非常敏锐的艺术感觉,当即,就痛快的给王楠回了信。  

    在三个月的实习时间里,王楠与同事们一同完成了一座商场的外墙设计,其中,王楠所采用的简约设计元素深得董洁的赞赏,也获得了客户的认可,王楠第一次出击,就获得完美收场。当然,也得到了董洁的青睐,一毕业,也获得了les deux maggots设计公司设计主管的职位。1994年的王楠,风华正茂。

    那年秋天,商场的外墙工程已经进入了尾声,王楠作为设计监理忙碌得也有一段时间了,眼看着自己的作品将要变为现实,王楠心里就一阵激动:妈的,运气这么好,刚毕业就有作品伫立街头了。王楠的得意不言自明。   

       这天,董洁叫他去一趟自己的办公室,放下电话,旁边的柳跃跃,冲他一笑说:“升官发财都要请吃饭啊!”王楠说:“要都不是呢?那你请我吃饭。”柳跃跃说“行、行,请你吃个盒饭不是不可以地,顺便再请你喝西北风”王楠笑着说到:我就知道你丫没这么大方过,说着就到董洁的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“进来”王楠推开玻璃门进了董洁的办公室,董洁的办公室很漂亮,色彩以红黄为主,红色是钉在墙上的书架和待客的沙发,黄色是淡黄色的墙,和玻璃写字台前的那一块地毯,屋顶没做任何装饰,排风管包着锡箔纸就那样赤裸裸的露在外面,几个大的灯罩悬在当中,屋角配以一株绿意盎然的夏威夷竹,整体不失女性的温婉同时透出些许的刚硬。   

     “这是我们新近毕业的大学生王楠,这位是我的朋友李重”董洁介绍到。

   王楠不知道,这一次简单的介绍,将改变他的人生轨迹,打乱了他的全部生活。十年以后,王楠再一次想起那天相识的场面,实在没有特别的记忆,他只记得,那天窗外的阳光格外透彻,楼下的杨树在六楼的窗口只露了点枝桠,十月的北方,树叶已经开始谢了,还没掉的泛黄树叶在阳光下瑟瑟抖动,阳光透入室内,显得格外的温暖,李重一身黑衣坐在那红色的椅子上,阳光打在他一侧的脸上,有些剪影的味道,王楠唯一记住了李重那青青的,棱角分明的下巴。

    你好,李重颔首一笑    

       李重当然也不会知道,他们这次简短的招呼后,让他陷入了长达十年的感情纠葛,如果知道了,还会有接下来的那些痛苦选择吗?可惜人生没有预测,更不能选择,一切就自然的开场了。

     “王楠你坐下”,董洁招呼王楠坐在李重旁边的椅子上,    

        “李总最近家具商场要进行装修,这件事情交给你做了,具体你们聊聊”。

    董洁回过头来又对李重说:“王楠这小子设计理念真得不错,要不是你的工程,我是轻易不会派出这员大将的”,  

    李重笑着说:董总啊,难劳你大架啊,你就忙着和你家张志伟亲热吧。

    “你就乱说,王楠的设计你要是不满意,我来负责”董洁笑着打断他。    

        王楠在旁边只有陪着微笑,心里却一百个不愿意起来,刚参加工作时的王楠心气儿极高,正恃才自傲的年纪呢,哪受得了李重这种怀疑的怠慢。不过表面还是努力扮着认真倾听的样子。

    李重可能意识到自己说话有些问题,就拍了拍王楠的肩膀说:那兄弟,这事儿就拜托你了,王楠礼貌的牵了一下嘴角,笑了一下,王楠的反应让李重觉得这小子还XXX挺傲气,还是年轻啊,隐藏不住轻狂。

    “那你们看什么时候约个时间去场地看看,抓紧时间订出方案,费用嘛,打你个五折”,董洁干脆利落的说,

    李重笑着回到:“我还以为免费呢,要钱我就不找你了 “你的钱赚的那么多,就别在我们小设计公司卡油水了,我没翻倍算是便宜你了”,两人说笑着站起来,看得出来,董洁和李重很熟。王楠也跟着站了起来,李重对着王楠说:“那就明天上午10点,我来接你”,说着握了握王楠的手,转回头说对董洁说:“商场就给我两个月的装修时间,真的要抓紧点,回头我还要找装修公司呢”,董洁说,“我们也有对口的装修公司,我帮你联系得了,让王楠做监理,免费”。得,刚刚忙完商场的外墙装修,这又要忙两个月,王楠心里甭提多懊恼了。    

        回到座位上,柳跃跃探过头来说:“怎么样啊?加官进爵了还是黄金万两啊”?柳跃跃大王楠一岁,也比王楠早进公司一年,做电脑绘图工作,平时爱笑爱闹,王楠很喜欢和她在一起,简单的女孩子交往起来轻松,虽然她相貌一般,可比那些漂亮矫情的女孩子要舒服多了。“还加官进爵呢,你丫赶快请我吃饭,我就是劳苦命啊”,说着,王楠扯起自己的头发,做发狂状,这时的王楠,显示出孩子般的天真。  

 

        第二天,李重准时来到王楠的公司下,由于是单行道,他只能把车停到马路的对过儿等王楠,王楠那天穿着一条靛蓝色牛仔裤,上身一件黑色对开拉链儿粗绒线毛衣,毛衣宽宽的底边正好在牛仔裤的腰间,显得他的腿笔直修长,走动中腰间黑色皮带若隐若现,里面一件白色圆领T恤,露出一点白边,衬着王楠的清爽干净,脚穿一双褐色磨砂皮鞋,皮鞋在脚踝处有两个粗犷的鞋卡子,牛仔裤的裤脚正好堆集在那里,显得别有味道。李重在车里看王楠从写字楼走出来,摁了摁喇叭,王楠看见李重在他那辆丰田4500吉普车里正对着自己笑,示意得点了一下头,急急得向马路这边走来。那天王楠的头发没有扎成马尾,半长的头发自然的弯垂着,它的头发不厚,就显得格外清爽,过马路时,王楠在张望之间,头发随风轻轻的飘扬,阳光下的王楠真的英气逼人。    

       看着正朝自己走过来的王楠,李重莫名对这个英俊的男孩子有一种好感,也从心底发出感叹,年轻真XXX好。继而感觉自己已经有些老了。其实李重一点也不老,那年他才27岁,仅仅比王楠大五岁,李重也是22岁那年踏入社会,与王楠不同的是,他是从部队退伍,退伍后的李重给一位老板做了保镖,短短五年,李重的生活发生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变化,李重本人性格也改变了许多,所以当他看到王楠身上那种还没褪去的简单和单纯之后,不由得想起自己当年的懵懂青春了。    

       王楠上了李重的车,不由自主的发出赞叹:“这车太棒了”!李重轻轻的打了一下方向盘,望着前方微笑着说:“你努努力,也很快就会拥有的”。王楠苦笑,以他现在的薪水状况,想买手机都买不起呢,用BP机就觉得不错了,甭说买车了,就是再攒十年都买不了这车的两个车轱辘。这么想却没这么说。王楠问李重:“李总,您喜欢吉普车”?

     “是,我喜欢吉普的视野、动力。这才是男人开的车”。李重看了一眼王楠。       “有钱真好啊”王楠由衷的感叹,    

     “有什么好的”?

     “有钱就可以自由的生活,喜欢吉普就可以买吉普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”。     

     “呵呵,等你有钱了就会知道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儿”。    

       王楠一时接不上话儿来,就听着车里的音乐。    ……因为我的爱/赤裸裸/我的爱呀/赤裸裸……,这是郑均的《赤裸裸》。

    94年,郑均火得一塌糊涂,那年还有老狼,魔岩三杰的何勇窦唯张楚。那一年的流行歌曲给王楠留下了太多难以忘怀的记忆。说句实在话,王楠没想到李重的车上会有郑均的歌儿,郑均是自己的最爱。有了这一点,他对李重突然觉得亲近起来。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,当然王楠没有表露出来,因为他觉得李重这么年轻又如此的富有。连听歌都和那些大款不一样!这多少让心高气傲的王楠有些相形见绌,甚至有些自卑起来。在自卑面前,王楠不自觉的把自己扮得更高傲。王楠有时很讨厌自己这一点,感情方面总是藏着掖着,明明是喜欢别人,偏要表现的冷冰冰的。不过今天,王楠的话不自觉得比平时多了起来。

    “李总喜欢听郑均的歌?

    “咳,就是瞎听。你熟悉他的歌吗?

        “是,在学校时很喜欢听。”

     李重通过倒视镜看了一眼王楠说

    “哎,我发现你有些像郑均啊,不过,你可比他帅多了。”    

         王楠腼腆的笑了一下,脸有些红,他有些不习惯别人这么直接的夸奖。

    “您别骂我了。”王楠应付到

    李重看到王楠的耳朵红了,内心笑了一下,这小伙子还真挺有意思,腼腆又帅气的男孩子显得可爱。

   “你有女朋友了吧”李重转移了话题。

    “没有呢”

    “算了吧,这么帅还没女朋友?”

    “真的没有”王楠急着表白。      

        “真没有啊,那改天我帮你介绍一个。”    

          王楠没接李重的话茬,反问了一句“李总有女朋友了吧?”

    “嗯,已经6年了,”

    “那还不结婚?”王楠问。

    “快了,结婚就不能这么自由了,还是单身好啊,女人有些时候很麻烦的,不过有个女朋友也很好。只谈恋爱,别结婚。”李重笑着看了王楠一眼。王楠觉得李重笑起来很温暖,尤其他青青的下巴和轻轻牵起的嘴角。在李重面前,王楠年少的轻狂不自觉得收敛了起来。

    商场到了,一路上,王楠觉得时间过得很快,更觉得奇怪的是,两个人没说一句工作上的话,倒是聊了很多各自生活中的话题,感觉一下子就成了朋友。王楠的感觉正是李重所想到的,已经多久了,自己没这么和一个人——一个刚刚认识的人聊了这么多轻松的话题,生意场走了这么久,王楠的单纯让李重有些不设防。

  

    接下来的日子里,对于王楠来说,可是一段昏天昏地的日子,王楠不知道是为了证明什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,反正这次设计真的让自己费尽脑筋。惹得柳跃跃直说:“王楠,你这次怎么这么用心哪,给了你多少钱,你这么拚命?”

    王楠笑着说:“我什么时候干活没用过心啊?”

    “关键你自己进步就得了,干嘛还要拉一垫被的,我告诉你,你再让我改图纸,我可和你急啊!”

    “行了行了,我请你吃饭还不行吗?”王楠觉得自己也有些对不起柳跃跃。

    “可惜呀,咱们这儿也不评新长征突击手,要不你肯定能评上!哎,你说咱们去吃什么啊?!”柳跃跃一脸的怀笑。

    经过与李重的艰难沟通,方案终于通过了。这个设计方案实在是很特别,王楠在设计方面放弃了市场上盛行的繁杂装修思路,而是运用灯光、和大量的装饰形成了独特的卖场氛围,说句实在话,李重有些担心,不知这种与市场上通行的完全不同的做法,是否会被消费者接受。不过最后他还是接受了这个方案,一是王楠的认真与坚持,让李重觉得难得,二是由于设计简约,节省了大量的资金,李重甚至觉得两人已经不是客户之间的关系了,他觉得王楠把自己当成朋友了。而自己呢?与王楠的交往让李重觉得简单,更确切地说是不累。

    设计方案通过以后,进入了施工阶段,作为施工监理的王楠,他几乎每天都要去一次工地,一些时候,李重也去,两个人碰见了就说一些工程上的问题,李重很忙,常常说一句:“兄弟,交给你了,”或“兄弟,你看着办吧,我信任你的眼光”就走了。这让王楠常常哭笑不得,哪有这样的老板,自己的家具商场装修就这样交给了一个初出茅庐的学生?不过,越是这样,王楠觉得越应该做好。

    这一忙,一个月就过去了,转眼到了深秋,几场秋雨过后,北方的天气已经隐约有了冬天的气息。商场的土木装修大部分已经结束,接下来王楠要到处寻找他所要求的那些特殊的装饰材料。比如,王楠准备要用白桦木的枯树枝丫来装饰商场的一面墙,这种枝丫市面上买是买不到的,只有到郊区去寻找,李重得知后说我开车送你去得了。两个人约好第二天上午动身。晚上,王楠从办公室出来时已经9点多了,这几天,王楠在工地上忙得灰头土脸,想想明天要和李重去郊外,干脆洗个澡弄得清爽点,免得自己身上有异味,王楠一直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。

    这么想着王楠就来到公司附近的一间桑拿浴房,晚上9点多钟,休息室里没几个人,天气已经冷了,王楠觉得要狠狠的蒸蒸桑拿,把身上的寒气去去。桑拿浴房里只有一个男人,看见王楠进去,眼前一亮。22岁的王楠身上没有一丝赘肉,六块腹肌若隐若现,胸肌与宽阔的肩膀形成漂亮的倒三角,这是青春特有的身材。王楠坐在那男人的对面,打开的双腿中间,阴茎大咧咧的袒露着,浓密的阴毛被水打湿形成一缕一缕的覆盖在小腹上。这几天太累了,王楠把眼睛闭上,感受这毛孔慢慢张开流汗的快感。闭着眼睛的王楠感觉对面的男人一直在看着他,这让他感到有些不自在,不自觉得把两腿并拢,他感觉对面那个男人有些怪,一进门,那男人就盯着他看,桑拿浴房的温度很高,王楠感到皮肤一阵灼热,,王楠张开眼正好碰上对面男子灼热的目光,王楠急忙把眼神避开,可对方的眼神还是热烈的在王楠身上游走,王楠在心里低声骂了一句有病,算了,不蒸了,王楠起身扯起浴巾围在身上走出桑拿浴房,谁知那个男人也跟着走了出来。

      

    王楠那天洗桑拿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同性恋,直到第二天,他还觉得恶心。怎么可以那样呢?!昨天晚上,他走出桑拿浴房后,那个男人也跟着走了出来,说句心里话,当时王楠感到有些紧张,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要干什么,那男人突然说话了:朋友,我帮你搓澡吧。“谢谢,不用了”王楠礼貌的回绝了。不料那男人并没有撤退的意思“客气什么啊,大家互相帮忙,我先帮你搓,一会儿你再帮我搓,好不好?”王楠虽然觉得这人怪怪的,可内心倒升起了一股好奇,不知这男人下一步到底做什么,于是就应承下来,男人让王楠躺在搓澡床上,两只手就在王楠的身上上下搓动起来,说搓动是不确切的,准确地说应该是抚摸,尤其是在王楠的敏感部位的抚摸,让王楠涨红了脸,经过浴液润滑过的手,在阴茎上下的拂动,使王楠有了生理反应,他赶快坐了起来,红着脸说不用了不用了,眼一瞥看见那男人的阴茎已经直立起来,王楠有说不出的厌恶,他赶快冲了冲,快步出去了,留下那个男人抚摸着自己的那活儿,挑衅者看着他。

    从浴池里出来,外面的行人寥寥,王楠的脑海里一片空白,他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有生理反应。明明是反感的,自己为什么让那个人来摸自己的身体?仅仅是好奇?还是另有原因?从青春期开始到现在,王楠有一件事儿一直不敢面对自己,他从来没喜欢过一个女孩子,有女孩儿对他表示好感,他会觉得是负担,就疏远了人家,搞得同学都认为他太傲气了。不过在高中的时候,王楠与一位男同学玩得特别好,两个人一起复习,一起打球,一起上下学,直到有一天,那位同学说他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儿,王楠不知道当时的心为什么变得那么难受,感觉到自己被背叛了,从那以后,他就与好友断交了。对方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?后来找过王楠几次,王楠什么也不说,就说妈妈说不能和早恋的同学一起玩,说这话的时候,他多么希望好朋友能与那个女孩结束重新与自己一起打球啊,可对方没有。再以后,放学的时候看到当初的好友与他的女朋友一起骑车回家时,王楠总会很难受,那时他觉得自己是嫉妒,还有些怨恨。为了这个,王楠也开始尝试交女朋友,不过后来王楠的父亲突然遭遇车祸去世,王楠根本就没心情了。上了大学以后,王楠忙着打工、作家教,以减轻妈妈的负担,对感情的事情基本上没时间顾及,直到毕业,王楠还是处男,对于这么一个帅气的男孩子来说,真的有些不可思议,不过,在和同学的玩笑中,王楠总是装出见过大风大浪的花花公子面貌,依照自己看过A片上的凤毛麟角,照葫芦画瓢地说什么体位啊叫床啊什么的,同寝的男孩子都崇拜的叫他花心大少,可实际他从来都是自己解决。

    这天晚上,从浴室走出的王楠开始对自己审视起来,却不敢给自己答案。起风了,王楠裹紧毛衣,向站台跑去。

    第二天与李重的外出,多年以后,王楠依旧清晰记得那天的一切。  

    早上十点,李重在王楠的公司楼下接到了他,依旧是上次接他的地方,王楠要从马路的那边穿过来,深秋的阳光清澈的感觉是在流动,十年后的李重当然也会记得当时的情景,在车中看王楠过马路时的东张西望时,李重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他。

    那天,王楠依旧是牛仔裤毛衣,不同的是颈上多了一条围巾,围巾就是简单的一围,松松的摊在毛衣上,怎么看怎么舒服。上了车,王楠发现李重穿了一身耐克运动装,习惯了平时李重衬衣西裤的打扮,冷不丁换身休闲运动的打扮,还真显得年轻外加英俊。

    车子在深秋的北方公路上穿行着,公路两旁的杨树叶都黄了,阳光倾泻在上面,像在画中穿行。车内放着郑均的《灰姑娘》:怎么会迷上你 我在问自己 我什么都能放弃居然今天难离去你并不美丽 可是你可爱至极唉呀 灰姑娘 我的灰姑娘我的灰姑娘……现在听郑均的歌儿,王楠觉得与李重有一种心照不宣,他不知道李重是否平时在车上总是听郑均的歌儿,可是他宁愿相信这歌儿是李重知道他喜欢而专门放得,事实也的确如此。

    李重有事儿没事儿的看右视镜的时候,目光总是不经意的扫过王楠的脸庞,他真是喜欢这孩子了。工作认真很有才气,不张扬,干净飘逸的长发衬着那张棱角分明的脸,让人忍不住想摸一下。

    “你们搞艺术的是不是都留长头发?”李重问。

    “怎么着?想说我冒充艺术家。”王楠侧过头来挑战李重的目光。

    李重眼睛里含着笑意:“不是,别人留长头发显得脏,你留着很好看。”

    王楠听着李重的夸奖,心里那个高兴啊,嘴上却说:“我这是昨天刚刚洗过得澡。”    

]       “哎,你的耳朵怎么又红了?害羞了?”

    “谁的耳朵红了?”王楠没觉得自己害羞啊,可经李重这么一说,他的脸都红了。

    李重哈哈大笑起来,说你可真有意思,怎么夸你一句脸都红了。王楠赶快对着后视镜看自己的脸,嘴里犟着:“算了吧,我的脸色正常呢”不过,镜中的自己是一张红红的脸,王楠心里骂着自己:怎么这么不争气?!

    男人是经过互相欣赏才会热络起来的。车中的王楠和李重显然是互相欣赏的,要不他们也就不会熟络的这么快。两个男人心情好,话题就越发的宽泛起来,王楠不知怎么的就把昨晚在浴池的经历说了出来,不过他把自己生理上有反应的这一段给省略掉了,就是用嘲笑的口吻说那个人有多猥琐,自己如何义正言词,李重倒没表现出更多的厌恶,只是说自己在当兵的时候,也有过相同的经历,也是落荒而逃。两个人都对这样的人都表示了不理解,可实际上,两人的内心深处却都隐瞒了自己的惶惑不安。

    事情办得比较顺利,两个人在郊区找到了一片桦树林,把车停在了路边,就在桦树林里寂寂的行走,十一月的桦树叶子已经掉得差不多了,一棵棵桦树笔直的站在阳光下,李重说:“太美了,今天的天气真XXX好啊。”

    “好就好,别加XXX。”王楠不知怎么得现在可以和李重这么轻松的对话了。

    “呵呵,我和我女朋友六年了都没来过这么浪漫的地方。”李重没接王楠的话茬,

    “早知道今天你就应该带她一起来。”王楠笑着说。

    “是啊,早知道有这么好的地方,我就带她来了,你小子又不早说。”王楠突然觉得心里有些失落,这种感觉有些和高中时好朋友有女朋友时的感受一样。王楠在心里骂了一句自己有病,情绪稍显有些低落。  

    “王楠,我现在才觉得如果商场的一面墙用这个装饰,效果一定非常棒!你小子真行啊!”说着,李重用手使劲的把王楠的头发整乱。王楠笑了,为了李重的夸奖,也为了李重的那只温暖的手。

      接下来,他们找到老乡,仔细地强调了需要枝丫的尺寸、长短,李重在旁边看王楠和老乡比划着、砍价还价着,不觉得有些感动,这孩子真得把这事儿当成自己的事儿办了。

    中午在老乡家简单的吃了一口饭,下午他们就赶回来了,进入城里,两个人都有些舍不得,那些晃动的树影,一路融洽的气氛还有郑均的歌曲,使大家都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。“你回哪里?”李重问王楠,“我都不想工作了,就想坐在车里听歌。”王楠开玩笑说

    “那好啊,今天下午我们去水库怎么样?”    

        “啊?还真去啊?算了吧,送我回公司吧”说完,王楠后悔得想咬自己的舌头,心里暗暗希望李重能够坚持。  

    “噢,那就下次吧”李重的语气不免带着失望。

    事已至此,王楠只有暗骂自己,但同时也觉得这样很好,别走得太近了,人家是有女朋友的,王楠对于这一点很在意。

    车到王楠公司的楼下,李重说:“今天累不累,晚上我要好好犒劳犒劳你,哥请你吃饭。”

    王楠说:“算了吧,中午都吃过了,改天吧。”

    李重说:“那你上去吧。”说着把车就开走了。  

    王楠望着远去的丰田4500,也没搞明白到底晚上吃不吃饭啊?!

    晚上下班的时候,柳跃跃缠着王楠请吃饭,王楠一看这个时候,李重的电话还没来,估计今晚人家是让自己拒绝得不会来了。再者说生意人都是这样,嘴上说的比花儿还美,做起来就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。王楠正和柳跃跃商量着去吃什么的时候,BP机响了起来,拿过来一看,王楠心里一阵激动,BP机上留言写道:李先生在公司楼下十字路口处等你,请速下楼。

    王楠犹豫了一下,带不带柳跃跃呢?可好像没经过大脑思考他就脱口而出:今晚不和你吃饭了,改天请你。柳跃跃一脸的不高兴,说是谁啊,给你激动的眼睛冒绿光?!王楠一脸歉意的笑容,说真的对不起,有个急事儿,带你去真不合适,柳跃跃说,什么事儿这么神秘啊,有什么人见不得人的,不行,今晚你必须带我吃饭。看着柳跃跃耍起了小女孩脾气,王楠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好,急中生智说,同学非要给他介绍个对象,说了很多次了,现在就在楼下等自己呢,不去不合适。柳跃跃一听笑了,说,那你就去吧,我还真担不起耽误你终身大事的罪名,看好了别忘记记我一功。说这话的时候有些酸溜溜的。王楠有些抱歉的急急离开了,在电梯里,王楠突然想起,刚才说谎话的时候怎么没脸红呢?

    下楼以后,王楠向不远处的十字路口跑去,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下办公室的窗口,好像柳跃跃的脸在窗边一晃而过。王楠暗暗庆幸李重把车停得那么远。

    李重的车很显眼的停在过了十字路口不远处的辅道上,上了车,李重说你怎么才下来,再晚一会儿,交警该来抄车牌了。王楠喘着气说,我够快了,都拿出在学校时跑百米的速度了。

    “你们董总下没下班?要不叫来一起吃饭吧,正好我可以当面好好表扬你。”李重看似漫不经心的问话,王楠明白,其实李重是怕被董洁看到,所以才把车停到这么远的位置。

    “不知道,走的时候没看见她,对了,你怎么把车停在这儿?”王楠故意问到,

    “噢,你们那破单行道,进去再出来太麻烦。”李重不慌不忙的答道。

    王楠突然有种偷情的感觉,大家都小心翼翼的避开身边的熟人,都用堂而皇之的借口,不动声色的掩饰,现在这算什么呢?!

    “哎,你想吃什么,今晚我要好好犒劳犒劳你。”这是李重今天第二次说这话了。不过王楠听着这话总感觉有些别扭,有点,对,有点色情的味道。

    “问你呢,吃什么呢”李重看了一眼王楠,这小子的嘴角弯弯的上翘着。

    “你小子想什么呢?”

    “没想什么呢。随便。”

    “好,随便就好说了”李重说着脚踩油门加速向前开去。  

 

    这是王楠第一次吃鱼翅,九四年的时候,北方刚刚兴起粤菜,王楠所在的城市也就开了几家高档的粤菜酒楼,李重带王楠来到最高档的那家海鲜酒楼——海港城。看得出来,李重是这里的常客,服务小姐都很熟悉他,径直领着他到了一个包房,这个包房很大,金碧辉煌的,诺大的一个桌子就李重和王楠两个人。“李总,这房子也太大了吧,在大厅吃就可以了。”说句实在话,这是王楠第一次进入这么高档的场所,呆在房间里浑身不自在。

    “没事儿,这是我经常招待客户的地方,大堂太吵,小姐,点菜。”李重轻车熟路的点了几个菜,王楠在一旁只是说“够了,差不多了吧”这样的话。看着李重这种意气风发的神色,王楠一方面他觉得自己和李重是两类人,一方面他又对李重沉稳大气感到自愧不如。

    王楠现在还记得那顿饭自己吃得有多拘束,记得上来的白切鸡带血丝的,王楠还说这鸡怎么做的,没熟怎么就端上来了?李重就笑着解释说,这种吃法就是这样,洗手盅上来了,王楠还以为里面的茶水可以喝的呢,好在自己没轻举妄动,看李重拿那个洗手,才装模作样的也把手伸进去表示了一下。反正那顿饭基本上他是眼不离李重的,上来鱼翅的时候,李重往里面放醋,他也跟着放,吃盐水菜心时,他差点给吐出来,呸,什么啊,就是青菜在盐水煮了一下,靠,还要三十八元,黑,简直太黑了!王楠这顿饭吃的那个别扭啊。李重或许看出来了,就一直找些话题聊,以减轻王楠的尴尬。说着说着,就说到了王楠有没女朋友的事情。

    “小子,你真的没女朋友吗?我媳妇有个小姐妹不错,给你介绍吧”

    “啊?”王楠正嚼着清淡的菜心差点没噎着自己。媳妇?他叫自己的女朋友是媳妇,王楠心里一阵失落,“不用了,我们办公室有个女孩子不错,我觉得她挺好”。王楠不知怎么的拿柳跃跃挡起驾来,靠,什么事儿啊,跟柳跃跃说来相亲,跟李重说柳跃跃是自己的准女朋友,王楠现在抵挡起来游刃有余了。“噢,柳跃跃?哪个女孩子啊?”王楠不知道自己敏感还是怎么的,他觉得李重说这话的时候眼光忽闪了一下,语气也有些不自然。“你应该见过的,这次装修出来的效果图就是她帮助我完成的,下次你来我们公司我指给你看”王楠低头喝着鱼翅。

    “你小子动作够快的,好,来喝酒”李重举起了酒杯。

    “我喝酒不行,慢点喝吧”王楠推让道。

    “没事,红酒解乏,来,走一个”李重显得兴致很高.

    其实王楠的酒量比李重大多了,在学校的时候,大家一起喝酒,别人都喝多了就没见他喝多过。不过王楠每次和不熟悉的人喝酒时,总会掩藏自己的酒量,今天是第一次和李重喝酒,他也下意识说自己不能喝,搞得李重挺没劲的,而李重平时倒是真的很少喝酒,每次没喝多少,脸红得就像关公了。平时应酬客户的话,他是极少喝的,怕耽误了正事儿。今天他倒一反常态,劝起王楠喝起酒来了。这难道就是酒逢知己千杯少?

    “你小子真不能喝酒啊,你们搞艺术的不都是烟酒不离身吗?”  

    “那是别人,我现在也没学会吸烟,我们班男生为了让我学会吸烟,说我只要学会吸烟,以后香烟他们全包了,可我还是没学会。”

    “乖孩子啊,现在不吸烟的男人都绝种了”说着李重打开一包中华,自己燃了一支。王楠这时才发现,李重吸烟的姿势真得很好看,李重的手指修长,指甲干净富有光泽,香烟夹在食指与中指的中间,说话的时候,两个手指呈一定弧度微微弯曲着,大拇指则轻撑着青青的下巴,整个姿势透着一股帅气。王楠在心底轻叹一声,有些人的魅力是自然散发的。

    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,李重的电话响了,王楠看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拿起了电话,那款电话在王楠当时看来是时髦的不能再时髦的电话了,那是一款摩托罗拉可折叠的电话。李重打电话的时候,声音不大,与王楠平时看到的那种拿着手提电话不可一世、惟恐全世界不知道他有手提电话主儿不同的是,李重说话很轻,虽然包房就他们两个人。

    “我在海港城吃饭呢……”顿了一下,李重看了一眼王楠说“……和给我们商场做设计的设计师一起吃饭呢……啊?那你过来吧,查岗你就明说,呵呵,好,等你。”放下电话,李重吸了一口烟说“我女朋友一会儿过来”说完他瞟了王楠一眼,“好啊,嫂子长的肯定很漂亮吧”王楠不知自己怎么嘴巴变得这么甜。“什么嫂子,你小子倒叫得甜”两人离得远,李重想抓王楠的头发没抓着,只好用手指点了点他。

    就在这顿饭即将结束的时候,王楠见到了李重的女朋友——徐丹蕾。

    不得不承认徐丹蕾长得还是很漂亮的,徐丹蕾属于那种很会打扮有很有气质的人,不是很妩媚,却很纯情聪明,符合李重的审美,当然,如果王楠碰到这样的女孩子,也会喜欢。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在这里再一次得到验证。

    徐丹蕾一进来,对着王楠微笑的点了下头,然后在李重旁边寻了位置坐下,说:“怎么就你们俩啊?”李重说:“你非要有个小姐作陪怎么着?”“去你的,你敢!”徐丹蕾说着打了李重一下。李重笑着对王楠说:“你说这样的老婆谁敢娶啊,对了,这位帅哥是王楠,给我们商场作设计的,这小子今天到郊区寻了一大批树枝树丫,要把里面的那面墙装饰起来,效果好的肯定一塌糊涂。”李重滔滔不绝。

    “没、没有,李总太客气了,没他说得那么好”王楠对着徐丹蕾说。不知道怎么的,徐丹蕾进来以后,王楠不自觉地变得客套起来,让人感觉他和李重就是普通的客户之间的关系。这种感觉很奇妙。

    “帅哥做设计,肯定错不了”徐丹蕾开玩笑说。        

    “那是,你看人家的品位”李重附和着,随即又假装正色道:“怎么着,看上帅哥了?”

    “李重,你说什么呢”说着又打了一下李重。大家都笑了起来。王楠也跟着咧开嘴角,气氛变得融洽起来。“我算什么啊,穷小子一个,李总才会吸引女孩子呢”王楠本想夸李重,孰料说出的话完全说扭了。“李重,你看看你看看,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吧,我说你花你还不服气,怎么样,人家王楠都看出来了”徐丹蕾俨然找到了一个知己。“王楠,你小子害我,我什么时候勾引过女孩子啊?!”李重借着酒劲语调有些夸张,和平时有些不一样。“不是不是,我的意思是说李总是吸引女孩那种类型的”王楠笑着解释。“这还差不多,今晚如果她不依不饶,你小子就替我承受她的又掐又咬吧”说完大家又都笑了。

    在轻松的气氛中,这顿饭食吃完了,买单的时候吓了王楠一大跳,两个人消费了二千多元,要知道,九四年王楠的月薪也才一千多元。相当于他两个月的工资啊。出了酒店,李重要送王楠,王楠执意不许,说打车回去就好了,李重也不好坚持,就说那谢谢你王楠啊,王楠也礼貌的说别客气了,让您破费了。两个人又恢复了矜持。    

        在李重的车上,徐丹蕾望着前方说:“王楠这小孩儿不错,可觉得有些怪,好像有什么心事儿似得”“行了你别瞎琢磨了”李重皱了皱眉头,“哎,李重,我告诉你,你要是敢在外面勾引女孩子,被我发现了,我非把你给阉了,听见没有?!”徐丹蕾又想起了王楠刚才在饭桌上说的话,说着用手掐李重。“开车呢,别闹了……”李重嚷着,那台丰田吉普歪歪扭扭的消失在沉沉的夜色中。

    出租车上,王楠望着已渐冷深秋街头,寥寥的行人,快速闪过的路灯,觉得今天过得有些梦幻。酒有些上头了,红酒就是这样,喝的时候不觉得,一会儿就有感觉了。他把头向后靠去,一抬眼,发现那夜是一轮上弦月。

      昨晚王楠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屋,半夜了,兴奋的还是没睡着,他自己都搞不清对李重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,反正觉得和李重在一起很好。窗外是如水的月光,王楠不觉得一阵燥热,隐隐约约听到男女的呻吟声,好像是从楼上传过来的,王楠的下边硬了,书上说月夜使人情欲高涨,看来不假,王楠自己解决了就昏昏的睡去了。

   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,柳跃跃纠缠着王楠问:“昨晚相亲的怎么样啊?”

    “也就那样,没感觉”王楠含糊的回应。  

    “你也别太高傲了,找个女朋友先处着呗,要不然会变态的”柳跃跃随口说道。王楠却心头一惊,好像被别人窥探到了心中的秘密。

    “我就变态我就变态怎么着”王楠只好这样回应着,

    “这么帅气的变态佬难找啊”柳跃跃说着学电视里的浪荡女摸了一下王楠的脸颊,王楠大叫“性骚扰啊”,大家都乐了。

    一上午,王楠还是回想昨天的一幕幕,没想到,这次出去拉近了他和李重距离。王楠又想起了柳跃跃说的话“找个女朋友先处着呗,要不然会变态的”,自己怎么就变态了?没有啊。可为什么一听到别人这么说,就好像小偷被当场抓住的感觉,难道心中有鬼?

    下午,王楠去了工地,桦树的枯树枝给运过来了,又见到了李重,李重说,昨晚没喝多吧?“没有,你也没事儿吧?”王楠问,

    “我,有点头晕,很长时间没这么喝酒了”

    至于吗?王楠心想,才喝了多少酒啊?以后他才知道,李重是真得不能喝酒,每每想到李重第一次与自己喝酒就这么敞开的喝,王楠就觉得很温暖。

    转眼,商场的装修结束了,开业的那天,王楠本来要和董洁一起过去的,可是恰巧那天妈妈从家乡过来看病,所以他就没去。李重是从董洁的口中知道王楠的妈妈来看病了,酒席喧哗中,就给王楠打了传呼,王楠在医院里看到留言“李先生问你妈妈的病情怎样?要不要帮忙?”时,心里很感动。自从上次吃过饭之后,他和李重只是在工地上见过几次面,工程上的问题有几次王楠给李重打电话,李重说在外地呢,让他自己决定就行了。可有一次,王楠在街上看到了李重的吉普车,他很纳闷,李重不是说在外地吗?但王楠没看清是否是李重开的车,心里就一直有个问号,该不是李重躲着自己吧?

  那天接到李重的传呼留言,王楠找个公用电话给李重回了电话:告诉他没事,并说自己没能去恭贺对不起了云云,李重就说别那么多废话了,问他在哪家医院,王楠说真的没什么事情,李重说你到底把不把我当做朋友,是朋友的话,你就别客气,你在这个城市人生地不熟的,你说在哪里,我过去看看。王楠只得说在哪家医院,李重说我知道了就把电话挂了。

    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,王楠正在医院门诊的走廊里等待化验的结果呢,就看见李重远远的走来。在医院里那些病恹恹的脸孔中,李重的那张英俊的红脸格外引人注目,一看就知道喝过酒了。那天,李重里面穿了一件黑色高领针织衫,下身着黑色休闲西裤,外罩一件褐色鹿皮夹克衫,脚上穿着一对黑色磨沙皮鞋,整个人显得精神干练。那个时候,王楠还不知道像PradaBOSSErmenegildo Zegna这样的品牌,他当然也不知道名牌不张扬的背后,对人气质那种妥帖的映衬。他只是觉得李重穿着舒服贴切。  

    “阿姨没事吧?”李重问

    “等化验结果呢,妈,这是我的朋友李重。”王楠赶快介绍。

    “没事儿,等化验结果呢,你看这么忙,还过来,多麻烦啊。”王楠的妈妈客气着。

    “这个医院我有认识的朋友,你们等一下,我找一下他。”

    李重说着掏出电话找起人来,一会儿,来了一个医生模样的人,笑着与李重打招呼。李重向他简单的介绍了王楠妈妈的情况。很快在这位医生朋友的陪伴下,剩下的事情一切变得就简单方便,好在王楠的妈妈没有太大的事儿,拿些药回去休息就可以了。告别的时候,李重和那位医生朋友说明天他去丹麦,问想要些什么,那位医生朋友笑着说:“你总是这么客气”又对着王楠说,“下次来直接找我,李重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,我叫付京生。”在王楠感谢声中,大家道别了。

    在车上,王楠问:“李总,你明天要去丹麦啊?”心里却有些隐隐的不乐意,自己好像是最后一个知道的。

    “对,主要去谈家具代理的事情,签证早就下来了,再不去,就作废了,今天忙完开业的事情,明天就飞香港。”李重说完又对着王楠的妈妈说:“阿姨啊,这次不能好好陪您了,等我回来,您一定过来,我请您吃饭。

    王楠妈妈说:“这次就够麻烦你了,幸亏有你的朋友,要不然也不会这么顺利

    李重又说人一到四五十岁的时候,就应该关注身体健康了,又谈到自己爸妈坚持自己生活习惯时的顽固,说的王楠妈妈一直笑着点头称是。一路上,基本上都是李重和王楠妈妈聊天,王楠在一旁,暗暗佩服李重交际能力,和谁说话都能找到适当的话题,让人没有刚接触时的拘束和尴尬。

    晚上,王楠妈妈问王楠,说白天你这个朋友干什么的?这人可不一般,你们怎么认识的。王楠就胡扯,说给他帮忙设计家具商场给他省了一大笔钱什么的,所以人家才那么热情。王楠妈妈说,你呀,你还真要跟人家好好学学。不过,他年纪轻轻的,怎么那么有钱呢?王楠说,你做老师的毛病又出来了,管那么多干什么啊?钱多说明人家能干。

    母子俩的谈话不知不觉围绕着李重谈了起来,王楠妈妈不会想到,这个李重,在以后的日子里,在他们母子生活中掀起了惊天巨浪。

    转眼就到了圣诞节,李重从国外回来两天了,这两天他忙得够呛,所以一直没和王楠联系。

    王楠当然不知道李重回来了,他很少给李重打电话,一是他觉得李重很忙,二是王楠本身不是一个很主动的人,他怕给人留下巴结别人的印象。

    圣诞节到来的一个星期之前,柳跃跃就撺掇王楠平安夜晚上一起到香格里拉大酒店去过,说那里有圣诞节PARTY。王楠说那得多少钱,算了,你自己去吧,我没那么多钱。气的柳跃跃说:“我请你还不行啊?!你攒钱要娶媳妇怎么着,不过也没见找你有什么动静啊。”王楠就笑,说:“我等富婆来包我呢”“你也就这么点出息吧,你到底去不去?!”柳跃跃有些急。

    “你要请客我就不去了,我请你你去不去啊?”

    柳跃跃转怒为喜说:“我说我没看走眼呢,丫还算个男人,那我就订了,188元一位,哎呀,我都替你心疼,哎呀哎呀,疼死了”王楠作势要打她,柳跃跃笑着跳开去打电话订位去了。  

    圣诞节那天,天空飘起了雪花,为这个洋节日平添了一些气氛,晚上下班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柳跃跃急着和王楠挤眼睛,意思是快点溜。王楠假装没看见,望着窗外路灯下纷纷扬扬的雪花,王楠有些伤感,不为什么,有些想李重了。  

    柳跃跃实在等不及了,径直走到王楠的办公桌前,说:“快点走吧,一会儿打车都打不到了。”王楠看柳跃跃穿着一条裙子,就说你丫不冷啊,也不怕冻出关节炎。柳跃跃说你别傻了,穿这些我在室内还热呢,快点。俩人就这样逗着嘴,从办公室出来了。外面的路灯都亮了,细细碎碎的雪花在寂静得下着,王楠那天穿着一条褐色灯芯绒的裤子,一对同色系的鞋子,上衣是一件黑色的羽绒衣,里面是一件黑色的圆领毛衣,脖子上围了一条深灰色的羊毛围巾,外面的风大,王楠把敞开的羽绒衣紧紧地扣在胸前,嘴里嘟囔着:“冻死你丫,我看打不到车,你怎么去”柳跃跃说你不能快点跑到前面打一辆车过来啊,冻死了。王楠正东张西望找空着的出租车时,却看到了马路对过儿的李重。

    李重本来今天是陪徐丹蕾一起过的,可刚刚吵了架,李重一摔门就来找王楠了。

    事情的起因是李重前几天从丹麦回来的时候,在香港机场的免税店给王楠买了一款手机,准备回来送给他,谁知今天让徐丹蕾看见了,刚开始她以为李重又给自己买了一款新的,嘴里就说着李重:“这款和我现在用的这款差不多啊,你怎么又买了一个?”李重说:“这是给王楠的。”徐丹蕾当时就不乐意了,说李重你有多少钱啊?一个手机一万多啊,你说给就给人了?王楠是你什么人啊?你至于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吗?!李重有些起火,说:你懂什么啊?

    “我是不懂,我就不明白那么一个小孩儿也值得你费这么大劲!”

    李重一听脸有些挂不住了,就说:“你还没和我结婚呢,就当起我的家了?人家王楠为了家具商场下了多大的力气啊?你也看到商场的效果了吧,甭说一个手机了,就是十个我XXX也愿意送!”说着拿起手机就走了,剩下徐丹蕾一个人在屋内泪眼汪汪。

   说句实在话,王楠看到李重的时候,说不上是激动还是什么,心怦怦得跳起来。他看见李重在马路对过儿朝着自己笑,自己也情不自禁的咧开嘴傻笑着,他顾不得身边的柳跃跃,看马路上的车由于下雪在缓缓地向前移动着,他就快速的在车流中闪躲腾挪,跑到了李重的身旁,说:“你回来了?”王楠现在也不知道怎么称呼李重,直呼其名不行,叫李总又觉得有些生分,干脆就什么都不叫了。“是啊,给你的,圣诞快乐。”说着就把一个盒子放在王楠的手上,王楠一看,是一个摩托罗拉手机,赶紧说:“啊?送给我的?不要不要,我现在哪用得起?”说着极力的推托。“别和你哥我客气了,送你一个手机我还送得起,快点拿着吧,怎么着,和女朋友一起出去?”李重扬了扬下巴指着马路对面的柳跃跃。

    “啊?那不是我女朋友,是我的同事,柳跃跃”

    “哦,我知道,不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个女孩子吗?”李重笑着说,

    “上次是哪次啊?”那次和李重一起吃饭自己顺嘴胡诌,没想到李重记得这么清楚。

    “不是,还没那个呢”王楠有些语无伦次。    

        “行,你小子去玩吧,看看你就好了,圣诞快乐。”说着李重上车走了。

    王楠有些失落。本来想李重今晚可能和自己一起玩儿,没想到他竟走了,王楠看了看手中的手机,想,要还是不要?这又是一个难题。

    李重让车慢慢的行驶着,琢磨着下一步去哪呢?来这之前还想请王楠去香格里拉大酒店吃圣诞大餐,没想到,王楠和女朋友今晚在一起,李重感觉自己有些热脸贴了个冷屁股。想想还是给徐丹蕾打个电话,两个人这样的拌嘴太正常了,没说几句话就言归于好了,兴致高昂的徐丹蕾说咱们去香格里拉大酒店去过圣诞节吧,李重答应了。  

    在出租车上王楠被柳跃跃烦透了,李重的走让自己有些心烦意乱,可以说今晚的兴致全没了。自己刚才怎么那么笨呢,连句邀请的话都没说,就傻乎乎的让人家走了。王楠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见到李重自己的思维都有些短路。而柳跃跃好像对李重也充满了好奇,不断的询问人家为什么送他这么贵重的礼物?王楠说他哪知道。柳跃跃又抱怨刚才等的时间太长了,腿都冻僵了。王楠哦了一声也没说什么,柳跃跃心里有气说,王楠你是不是心疼今晚花钱了?怎么没精打采的,王楠说别无聊了,我在想怎么把手机退给人家。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冷,当然,王楠没太在意,他所有的心思在李重身上。

云南同志导航 云南同志_云同_昆明同志_同志_云同网 云南同志_云同_昆明同志_同志_云同网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云南同志导航  

GMT+8, 2022-1-29 20:52 , Processed in 0.124007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http://www.yntongzhi.com 云南同志_云同_昆明同志_同志_云同网 X3.2

© 2001-2013 云南同志_云同_昆明同志_同志_云同网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